霹雳无敌爬墙侠
绝世无双脑洞手

【暴裂无声】【昌万年x徐文杰】deer?

手机备忘录里被遗忘的残稿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备忘录是宝藏

事到如今 袁文康老师的美貌 依旧使我激情发文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他从滚烫的铜锅里夹出一筷子羊肉来,想到了张保民。

张保民的家里有羊,很多。和善的眼睛,沉默的食草,被人类驯化成低三下四的模样。

虽然张保民不服管教,但是穷苦,破败,顺手时任意宰割,也是羊。不过可能和别的羊不一样,他啃的是山坳里疯涨的野草,喜欢拳头,习惯暴怒。可是最像的还是和羊一样,有话没法讲。哑炮。

不过……熟烂的羊肉浇上红色的辣酱,像是经络里没洗干净的血,他喜欢食肉,但不喜欢驯养。他只喜欢……

只是喜欢——

 

他打开套间里的灯,嗅到轻微的腐臭味道,神情不为所动,因为这来自于他的猎物。

或者说是,猎物们。

这些东西猎来有些年头了,时常需要防腐药物熏蒸,日子久了,难免破败。大概这个过程就像开采矿洞一样,在巅峰后枯竭,需要雷管炸裂在另一片山头才能饮鸩止渴。毕竟他一直在捕猎或者寻找,为的是翻过几道山弯和河流,只是想要……

只是想要——

 

他让自己陷在舒适的沙发里,舒服的舒展了四肢。与身后的豪奢装潢不同,硬冷的色调让眼睛迎向一片温和的冷光。

温和的冷光,这很奇怪。像徐文杰。

面目温和,却被包裹在素色眼镜和深色西装之下。

彬彬有礼,却病态的喜欢现金带来的手感和气味。

贪赃枉法,却又装模作样撇清自己和他的私生活。

就好似潜入冷风细雨的森林里,湿润的土地,高大的水杉,一只鹿出现在面前,瞳仁却和深渊一样黑。

而他一直都想要一头鹿。

 

他喜欢鹿。

他只是想要一头鹿。

 

他焦灼,他煎熬,他胃口大开。他和徐文杰的所有会面里,脑海里都是血色皮骨肉。思绪奔腾,放肆臆想如何制作一头完整的鹿体标本。

鹿是死的,心是死的。

心动是活的。

他要在它的皮张内部涂抹砒霜防腐,他要把这头已经淬尽砒霜的鹿安置在光亮而干燥的地方。用干草代替湿地,用白桦代替水杉,强硬的填满涂画成硬冷的色调。而这一切的灵感将来自于徐文杰那个不近人情的办公室,同时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。

他要在他的臆想里,一寸一寸,哪怕是在最初的开始,将他牢牢豢养。

他的一切将不会再有拒绝,他的一切将由他一手豢养。

 

鹿,美丽而高贵的鹿。

多么美妙。

 

可是。

他睁开眼睛,望向硬冷,直视那片温和的冷光。

那里孤零零的只有鹿黑黝的剪影,没有鹿。

被设置成自动回拨的手机再次响起“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”。

 

 

没有徐文杰。

也没有鹿。

这让他想起他当日瞄准的那只羊,箭矢射出的瞬间——他就偏差了那么一毫。

于是羊哀哀的叫了起来,远处的雷管炸天似的轰响,他看不到血,只能看到夕阳无限好。

 




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Jarvis在1874 | Powered by LOFTER